維一精油為何身陷輿論漩渦,“雙重經銷”的模式到底因誰蒙塵?

如今,在不少人的朋友圈里面突然掀起了精油的熱潮,曬在朋友圈里面的是各種人群使用精油和討論精油的話題以及圖片,這一趨勢讓人始料未及,到底是什么讓這么多人開始對精油趨之若鶩?

最近一段時間,有不少媒體曝光海基微商打著微商的旗號從事傳銷活動,在各地開展洗腦課程,鼓吹月入萬元等,這是真的嗎?這樣一款注冊了化妝品的號卻打著藥品的效果,進價30多元卻賣零售價198元的維一精油到底靠譜嗎? 維一植物精油到底與白云山集團有關系嗎?作為產品總經銷的拜迪生物是否真的是一塵不染?

實業公司,實繳0元

海基實業(深圳)有限公司,原名海基生物科技(深圳)有限公司、海基貿易(深圳)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4月7日,法定代表人毛婭娜,注冊資本3000萬元,股東有毛婭娜、吳龍凡、陳朝暉。其中,董事長為陳朝暉、總經理為吳龍凡、常務副總為陳祥霖。2019年5月16日,該公司被福建省宏米醫藥科技有限公司告上法庭,原因不明。

(集團總經理吳龍凡)

海基實業旗下還有一家子公司,名為美貓通訊科技(深圳)有限公司,經查,該公司成立于2016年10月31日,法定代表人陳龍,注冊資本836萬元,截止2018年年報實繳資金0元,此外,該公司于2019年5月29日被國家知識產權局告上法庭,原因不明。美貓通訊旗下還有一家子公司——深圳前海卓越生活供應鏈有限公司,該公司成立于2017年9月5日,法定代表人陳龍,注冊資本500萬元,實繳還是0元。

2018年11月19日,拜迪生物和深圳海基集團正式聯姻,新公司名稱叫“廣州白云山維一實業股份有限公司”。據悉,該公司成立于2018年11月7日,法定代表人黃明,注冊資本1000萬元,截止2018年年報顯示實繳510萬元,股東有廣州白云山拜迪生物醫藥有限公司(大股東)與深圳京科實業有限公司。這個深圳京科實業有限公司的股東有陳朝暉,注冊資本3000萬元,實繳依然是0元。

據海基實業官網介紹,該公司代理的產品有四種,分別是他她果、維一精油、護眼水和酵素纖梅。其中,他她果是由廈門欣果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研發生產的,據了解,該公司在目前已更名為廈門市權奧科技有限公司,且已因未依照《企業信息公示暫行條例》第八條規定的期限公示年度報告而被列入經營異常名單。

目前,該公司旗下發展出來的最大一個團隊為卓越系統。

打擦邊球宣傳的“非特殊用途化妝品”

然而,在海基實業推出的這些產品,其中最為出名的并不是他她果,而要屬“養絡通植物精油”,這款產品又名海基維一植物精油(簡稱“維一精油”),最近一段時間,通過微信、貼吧、抖音等社交平臺,這款產品被多位自稱經銷商的人宣傳具有緩解疲勞,治療風濕骨痛、脂肪瘤、鼻炎等近40種疾病的療效,而一時為大眾所矚目。

經查國家藥監局,我們發現所謂“維一養絡通植物精油”的產品相關備案信息,其僅列為“國產非特殊用途化妝品備案”,備案日期為2016年3月18日,備案號為粵G妝網備字2016017100,其生產企業為廣州白云山拜迪生物醫藥有限公司,實際生產商為廣州賽美化妝品有限公司。

2018年6月,相關部門對“廣州白云山拜迪生物醫藥有限公司”進行了備案后檢查,檢查結果是“責令改正”,原因是“不得宣傳緩解疲勞”,且此款“維一養絡通植物精油”已于2019年1月5日注銷。2019年4月4日,賽美公司又注冊了“維一植物精油”,備案編號為粵G妝網備字2019053736。

事實上,我們還發現在今年3月和4月備案“維一植物精油”的企業不止這一家,還有廣州市九科精細化工有限公司、寶爵生物科技(廣州)有限公司,其產品成分也基本一致。如今,我們在其官網上也看到了海基集團在宣傳廣州市九科精細化工有限公司的資料,可見,這次海基實業沒有把雞蛋都放在一個籃子里,它選擇為同樣一款產品多搞出幾個生產方來。

話說回來,作為化妝品的“維一植物精油”能夠宣傳產品有治療效果嗎?在代理商的宣傳材料中,我們看到了下面這樣一張令人哭笑不得的只是加了濾鏡就宣傳產品效果的圖片對比。

對此,廣東省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皮膚科主任醫師、博士生導師賴維教授如是說:“化妝品安全性比藥品高,但不強調療效和作用。很多作用藥品都未必能夠達到,更不要說化妝品了,所以我們在肯定化妝品作用的同時,不要對化妝品寄予不切實際的期望,企業也不要進行擴大的虛假宣傳,消費者也不要盲信。”

相關藥監人員也曾表示,國家明令規定化妝品不能宣傳醫療作用,由于缺乏科學驗證或國家醫療驗證,商家宣傳的“提高免疫力”、“抗抑郁”、“調節月經”、“安眠”等功效都屬于打擦邊球的行為。

藥監部門提醒,如果精油產品宣稱具有健美、祛斑等功能,就屬于特殊用途化妝品,必須標注特殊用途化妝品批準文號。根據要求,市售特殊用途化妝品有兩個編號,一個是衛妝特字(原衛生部批準的特殊用途化妝品),另一個是國妝特字(目前食品藥品監管局批準的特殊用途化妝品)。

揭底制度,八級代理

另外,我們也發現維一精油的代理制度也備受質疑。其代理商共有八級,分別為:天使代理、市級代理、省級代理、全國總代、大區代理、執行董事、聯合創始人和CEO。

據了解,維一精油的全國統一零售價為198元/盒,最低級別的天使代理進貨價為148元/盒,最高級別的CEO進貨價只要43元/盒。如此大的利潤空間只能說明產品的生產成本非常之低了。

附維一精油8級代理制度:

在網上我們隨處可見“到達了維一精油CEO”的職級,就有月入六位數的說法。

據了解,達到了海基CEO級別的代理商共有鄭賢鳳、曾佩、李建偉、徐嬌、陳海燕、張玉林、柳沛汝等人。

但現如今,據經銷商劉某透露,該產品的代理級別已經從8級變成了5級,這5級分別是普代,縣級,省級,市級,金牌。代理間的差價、級別晉升方面等等都和原來的制度是大同小異,可謂換湯不換藥。更何況目前有些宣傳海基的網站上所掛著的代理制度還是8級。

附目前維一精油5級代理制度:

背景疑云:誰是生產方,誰是經銷方,誰與白云山集團有關?

有經銷商宣傳維一精油的生產方是白云山集團,這是真的嗎?

從該產品的外包裝上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該產品生產商是廣州賽美化妝品有限公司,拜迪生物醫藥有限公司是總經銷,海基實業是特約經銷商,也就是說,這個精油并不是拜迪生物醫藥有限公司生產,更不是白云山集團制造,眾所周知,由白云山生產的產品在包裝上基本都會留有“廣藥白云山制藥總廠”的字樣。對比之下,不難看出維一精油是由廣州賽美生產,拜迪生物擔任總經銷商,海基實業只是拜迪生物再次授權經銷的經銷商而已,堪稱“雙重經銷”。

早前,拜迪生物在“發現市場上有個別商戶夸大宣傳我司產品的行為,該行為已嚴重影響我公司商譽并存在誤導消費者可能”后,在《廣州白云山拜迪生物醫藥有限公司就維一植物精油致廣大消費者公開信》中,提出了兩點:“第一,海基實業(深圳)有限公司為我司維一植物精油產品的總經銷商,我司全權授權海基實業(深圳)有限公司銷售及經營維一植物精油產品;第二,維一植物精油品類為化妝品,產品執行標準為QB/T 4079-2010,該化妝品具有滋潤滋養肌膚,舒軟肌膚,肌膚嫩透瑩潤的作用,已在國產非特殊用途化妝品備案服務平臺備案。”

拜迪生物的工作人員在此前接受南都記者采訪時稱,這款精油確系旗下產品,但實際委托廣州賽美化妝品有限公司生產,公司對該產品的功效不作任何承諾。

美商社猜測,維一精油的真正隸屬公司為海基實業,而拜迪生物或許只是海基實業提高維一精油知名度和影響力的掛名企業。

經銷人、經銷公司雙雙被曝光

不久前,據市民爆料,位于西安市長安區櫻花一路的一家維一植物精油體驗店經常大肆宣傳其產品對于多種疾病具有神奇效果,《都市熱線》全媒體記者通過店主微信朋友圈也看到多個所謂“實效案例”,發現這款精油被描述得神乎其神,哪怕是車禍后遺癥都能起到作用。

于是,記者趕到店內,自稱想要代理銷售這款廣藥白云山維一精油,借此了解情況。根據店主描述,這款精油適用于多種疾病,不論是扭傷還是頸肩關節痛,甚至部分婦科問題都能起到立竿見影的功效,店主自稱自己就是這款精油的受益者之一。

交談過程中,記者多次提到治療、藥品等敏感字眼,店主對此也沒有否認更正,店內多塊廣告宣傳牌上也寫著多種病癥、效果立竿見影等字樣,不僅推薦記者購買此款產品,店主也試圖說服記者趕緊搶抓商機,加入到他們的行列中。

隨后,記者聯系了長安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執法人員。面對執法人員檢查,這名店主改了口,一再強調這是化妝品,只具備舒緩調理作用。最終,因為店主無法現場出示任何進貨單據,執法人員將其店內產品查封并將進行進一步核查,而店老板的行為已經涉嫌虛假宣傳,執法人員勒令其取下了店內的違規私制的廣告,暫停其營業行為,并將對他進行進一步調查處理。

更早時候,桂林生活網在2015年就曾曝光了一起同樣由拜迪生物擔任經銷方的騙局:退休老教授鄭先生花一萬五千多元從白云山藥業老總手中買回一套能治療高血壓和糖尿病的神藥,結果發現只是普通的保健品,所謂的姓鄭的老總也并無其人。

在營銷人員口中,這瓶瓶體明確標有“保健食品”標志的紅加白膠囊具有治療高血壓、糖尿病等多重功效,且在以前還是首長專供。回到家老鄭仔細看了說明書,說明書上稱“紅加白膠囊”僅僅只是一般的保健品,適用人群是營養性貧血。他上網查了一下發現,關于“紅加白膠囊”網上早已是非議一片,還有人羅列了銷售者誘使老年人上當的多個把戲,和老鄭經歷的一模一樣。

隨后,記者聯系了“紅加白膠囊”的總經銷方———廣州白云山拜迪生物醫藥有限公司。對方回應稱,公司內確實沒有姓鄭的老總。“我們是總經銷,各省的銷售是由合作商進行的,他們到底是如何宣傳和售賣的,我們并不知情。”

后記

如今,隨著媒體對維一精油這款產品大范圍的曝光,不少海基的代理商已經不再夸大宣傳產品的功效,甚至絕口不提任何功效,而是使用“誰用誰知道”之類的暗示口令予以介紹和宣傳。

雖然《關于禁止夸大虛假宣傳產品的通告》在兩年前就已被海基集團正式發布過,代理商們對這份聲明的反應時間或許有些久,但不可否認,此次其內部的整改還是有所成效的。

但另有一部分代理商,還在樂此不疲地推銷,并聲稱產品“對頸椎、腰椎、關節炎或者扭傷、落枕等有效果”、“具有納米透皮技術”、“五分鐘起效”等。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至于今后拜迪生物還會不會因為成為了某些產品的總經銷而被送上曝光臺?被吹上輿論的風口浪尖的維一精油與海基實業除了更改制度外,還有哪些大舉動?對此,本網將繼續保持關注。

乐客彩彩票 三原县 | 调兵山市 | 固原市 | 高唐县 | 区。 | 磐安县 | 凯里市 | 秦安县 | 红原县 | 潜山县 | 怀仁县 | 金乡县 | 夹江县 | 旌德县 | 龙山县 | 平昌县 | 乌拉特后旗 | 策勒县 | 翼城县 | 东丰县 | 大悟县 | 宁明县 | 同江市 | 枞阳县 | 壶关县 | 裕民县 | 蒙阴县 | 盐池县 | 茶陵县 | 芷江 | 道孚县 | 海兴县 | 阳春市 | 奈曼旗 | 慈溪市 | 广宁县 | 简阳市 | 金川县 | 封开县 | 嘉兴市 | 冀州市 | 广昌县 | 敦化市 | 丰原市 | 台山市 | 呼玛县 | 射洪县 | 斗六市 | 滁州市 | 鄂托克前旗 | 青海省 | 桐柏县 | 清镇市 | 东丰县 | 新蔡县 | 开平市 | 沙田区 | 汤原县 | 广宗县 | 敦煌市 | 遂溪县 | 南通市 | 崇文区 | 桓仁 | 玉环县 | 嫩江县 | 石城县 | 呈贡县 | 赤城县 | 梁山县 | 建宁县 | 平潭县 | 桐柏县 | 南郑县 | 贵阳市 | 出国 | 龙川县 | 开平市 | 涞源县 | 佛坪县 | 安远县 | 石嘴山市 | 台北市 | 温州市 | 汕尾市 | 额敏县 | 宜兰县 | 英吉沙县 | 八宿县 | 巴彦淖尔市 | 上犹县 | 龙游县 | 崇礼县 | 罗平县 | 集贤县 | 宣化县 | 武鸣县 | 竹溪县 | 东城区 | 瑞金市 | 色达县 | 石嘴山市 | 志丹县 | 开原市 | 波密县 | 泰州市 | 崇阳县 | 鹤壁市 | 从化市 | 夏津县 | 赤城县 | 彭州市 | 正阳县 | 长子县 | 莱西市 | 教育 | 滦南县 | 弥渡县 | 辽宁省 | 东乡县 | 龙州县 | 娱乐 | 金阳县 | 丽江市 | 卢龙县 | 沭阳县 | 正镶白旗 | 麻江县 | 韶关市 | 嘉兴市 | 屯门区 | 池州市 | 喀喇 | 吉安县 | 甘谷县 | 佛学 | 衡水市 | 无为县 | 阳山县 | 阳朔县 | 呈贡县 | 托克逊县 | 延安市 | 普定县 | 察隅县 | 丁青县 | 湖北省 | 昆山市 | 肃南 | 武鸣县 | 十堰市 | 鸡泽县 | 茌平县 | 华池县 | 牙克石市 | 肇源县 | 黎川县 | 纳雍县 | 贡觉县 | 苍溪县 | 綦江县 | 罗山县 | 上犹县 | 庐江县 | 科技 | 淅川县 | 多伦县 | 万盛区 | 同江市 | 琼海市 | 阳泉市 | 鄄城县 | 扎囊县 | 呼伦贝尔市 | 柳江县 | 富平县 | 绥化市 | 依安县 | 海门市 | 曲阳县 | 高陵县 | 封开县 | 南康市 | 宜兰县 | 雅安市 | 正阳县 | 胶州市 | 陕西省 | 榆社县 | 新建县 | 体育 | 竹北市 | 右玉县 | 洪泽县 | 昭觉县 | 平果县 | 兴宁市 | 遂川县 | 黄山市 | 正蓝旗 | 大厂 | 潞西市 | 五指山市 | 嘉兴市 | 阿合奇县 | 宜州市 | 穆棱市 | 天门市 | 宣化县 | 广昌县 | 霍林郭勒市 | 陕西省 | 措勤县 | 漯河市 | 景洪市 | 综艺 | 西昌市 | 哈巴河县 | 西宁市 | 凤凰县 | 库车县 | 芦溪县 | 阜平县 | 义马市 | 青川县 | 昔阳县 | 舒城县 | 婺源县 | 绥宁县 | 乌恰县 | 吉林省 | 鹿泉市 | 珲春市 | 利辛县 | 青阳县 | 巨鹿县 | 宁远县 | 桐庐县 | 阿拉尔市 | 高密市 | 虎林市 | 榕江县 | 南靖县 | 阳江市 | 白玉县 | 泾源县 | 德惠市 | 河东区 | 岫岩 | 正安县 | 南郑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