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合資管6大問題違規,遭中基協公開譴責并暫停備案

7月11日,中基協發布對和合資產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和合資管)的紀律處分決定書。

中國基金業協會(以下簡稱:中基協)2018年5月24日向和合資管下達了紀律處分事先告知書,和合資管于6月6日提出復核申請。 經過一個多月的審查和復核后,中基協下發了最終的紀律處分決定書。

決定書顯示,和合資管存在違反投資范圍規定、違反規定公開募集、違規制定“承諾最低收益”條款、信息披露不充分、公司治理和內部控制缺失、未經備案就開始投資運作等六大問題。

協會認為,和合資管作為期貨公司的資產管理子公司,偏離了期貨公司的主業,偏離了資產管理業務的本源,以資產管理業務為名從事信托貸款業務,名實不副,難以用資產管理業務的規范予以約束和防范風險,必然違反法律法規并最終形成風險。

協會表示,鑒于該案件的基本事實、情節和審理復核情況,根據《紀律處分實施辦法(試行)》第五條、第六條,協會決定:

一、對和合資管的法定代表人袁錦瀅、總經理蔣毅堯、合規負責人郭寒冰予以公開譴責。

二、自2018年7月6日起暫停受理和合資管資產管理計劃備案。

和合資管于2015年11月18日完成工商注冊登記,為和合期貨全資設立的資產管理子公司,注冊資本1.6億元。2015年11月30日,中國期貨業協會發布《關于和合資產管理(上海)有限公司設立予以登記的通知》(中期協備字〔2015〕147號)。袁錦瀅為公司法定代表人,蔣毅堯為公司總經理,郭寒冰為公司合規負責人。

以下為紀律處分決定書全文:

當事人:和合資產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和合資管)、袁錦瀅、蔣毅堯、郭寒冰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投資基金法》(以下簡稱《基金法》)、《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章程》和《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紀律處分實施辦法(試行)》等法律和相關自律規則,我會于2018年5月24日向和合資管下達了紀律處分事先告知書。和合資管于6月6日向我會提出復核申請。我會組織自律監察委員會有關委員組成工作小組按照規定程序對和合資管的紀律處分進行了審理和復核。本次紀律處分案現已審理終結。

一、基本事實

和合期貨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和合期貨”)成立于1993年,注冊資本3.9億元。其中,山西吉達工程有限公司出資1.52億元,占比40%,上海益衡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益衡)、深圳市御金中坤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御金中坤)均出資1.19億元,各占比30%。上海益衡為在我會登記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御金中坤于2014年7月22日在我會登記為私募基金管理人,2016年5月3日被注銷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記。

和合資管于2015年11月18日完成工商注冊登記,為和合期貨全資設立的資產管理子公司,注冊資本1.6億元。2015年11月30日,中國期貨業協會發布《關于和合資產管理(上海)有限公司設立予以登記的通知》(中期協備字〔2015〕147號)。袁錦瀅為公司法定代表人,蔣毅堯為公司總經理,郭寒冰為公司合規負責人。

和合資管管理的A資產管理計劃(以下簡稱“A資管計劃”)于2016年10月21日設立,共分八期發行,備案為主動管理類的非結構化資產管理計劃,每一期均約定按照業績比較基準支付收益。總募集規模4.2億元,累計投資者數量176名。其中,自然人投資者172名,機構投資者4名。A資管計劃投資于B集合資金信托計劃(以下簡稱“B信托計劃”)。根據信托計劃合同,B信托計劃為事務管理類信托,信托計劃的單一委托人為和合資管。B信托計劃用于向C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C公司”)發放流動資金信托貸款,貸款利率為11.3%/年。信托貸款規模為5億元,分筆發放,目前已發行十二期。固定信托報酬按每期信托資金的0.24%/年計提。按照信托計劃合同約定,“委托人自行或指定第三方對本信托項下的信托資金運用對象進行法律、財務等方面盡職調查……本信托計劃的設立、信托資產的運用對象、信托資產的管理、運用和處分方式等事項,均由委托人認定;受托人僅依法履行必須由受托人或必須以受托人名義履行的管理職責,包括賬戶管理、清算分配及提供或出具必要文件以配合委托人管理信托財產等事務,不承擔主動管理職責……全體委托人一致同意由委托人代表和合資產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向受托人發送包括但不限于《信托資金交付及投資指令通知書》在內的各類委托人指令”。和合資管作為信托計劃委托人代表,在信托計劃合同的特別陳述部分承諾“委托人代表委托的全部信托資金來源合法,為期貨資管公司資產管理業務合法募集的財產,且該資產管理計劃投資本信托不違反法律法規及證監會等主管部門的規定”。

經查明,和合資管存在以下違法違規事實:

(一)違反投資范圍規定

和合資管代表A資管計劃作為單一委托人委托B信托計劃為C公司提供流動資金信托貸款。B信托計劃的投資決策由和合資管實際控制。上述行為違反了《期貨公司資產管理業務試點辦法》(以下簡稱《試點辦法》)第十二條、《期貨公司資產管理業務管理規則(試行)》(以下簡稱《管理規則》)第二十二條的規定。經穿透核查,和合資管管理的228只資產管理計劃通過事務管理類信托計劃投向銀行承兌匯票或從事信托貸款業務,違反了《試點辦法》和《管理規則》對期貨公司或其子公司資產管理業務投資范圍的規定。

(二)違反規定公開募集

和合資管發行的多只資產管理計劃存在通過互聯網、微信、博客等載體向不特定對象公開宣傳的情形。有關公開宣傳信息中均明確對外宣傳了有關資產管理計劃的預期年化收益率。上述情形違反了《證券期貨經營機構私募資產管理業務運作管理暫行規定》(以下簡稱《暫行規定》)第三條第(七)款和第(十)款的規定。

(三)違規制定“承諾最低收益”條款

A資管計劃在資產管理合同中以業績比較基準的名義約定收益率。業績比較基準的確定以A資管計劃(第四期)為例,根據和合資管提供的情況說明:A資管計劃(第四期)所投標的B信托計劃的預期收益為11.05%,在支付資產管理人收取的2.24%的管理費和銷售費合計、托管銀行收取的0.01%的托管費以后,A資管計劃(第四期)的年化收益約為8.8%。和合資管“參考市場同時期同類型券商資管、基金子公司、信托公司產品收益情況(年化收益率分布在6.5%-8.5%區間)”,認定A資管計劃(第四期)1年期委托資產規模100萬(含)-300萬(不含)對應的業績比較基準為7.8%,300萬(含)以上為8.2%;2年期委托資產規模100萬(含)-300萬(不含)對應的業績比較基準為8%,300萬(含)以上為8.4%。超過業績比較基準部分由管理人計提業績報酬。資產委托人的收益按照類似存款利息的方法進行計算,與資產管理計劃估值和對應資產的實際情況無關。每位資產委托人屆時可獲得分配的收益按照“其持有資產管理計劃份額的份數*1*其適用的業績比較基準*其持有的計劃份額對應的核算期天數÷365”計算。以上行為存在脫離對應資產的實際收益率分離定價的情形。上述情形違反了《暫行規定》第三條、第九條第(四)款的規定。

(四)信息披露不充分

根據有關法律法規和資產管理合同約定,和合資管應當向資產委托人披露包括投資狀況、投資表現、風險情況等信息在內的年度報告和季度報告,發生可能影響資產委托人利益的重大事項時,應當及時通知資產委托人。經查,和合資管未對A資管計劃的融資方C公司的財務狀況和經營狀況進行充分信息披露。A資管計劃季度管理報告、年度管理報告的合規性聲明部分錯誤地引用了證券公司資產管理業務的法律法規和實施細則。和合資管也未能將A資管計劃已到期份額發生違約風險的擬處理方案及時向投資者披露。鑒于和合資管未能按照法律法規和資產管理合同約定準確、完整地進行信息披露,投資者投資決策的主要依據是和合資管提供的業績比較基準以及公司自身的信用狀況。上述情形違反了《管理規則》第三十條的規定。

(五)公司治理和內部控制缺失

和合資管未能建立健全隔離墻制度,資產管理業務在人員、業務等方面未能與期貨公司及其股東嚴格分開,未能做到獨立經營。根據中國證監會通報的檢查情況,和合資管實際由和合期貨股東上海益衡控制和管理,由上海益衡支付高級管理人員工資、指派部門經理。此外,檢查還發現,和合資管存在客戶在簽訂資產管理計劃合同后進行風險測評、客戶在資產管理計劃成立后簽訂資產管理計劃合同的情況;部分資產管理計劃的投資經理離職后未能及時補缺,缺位時間長達20天。上述情形違反了《試點辦法》第二十八條、《管理規則》第十五條、第四十條的規定。

(六)未經備案就開始投資運作

和合資管管理的A資管計劃等226只資產管理計劃在向我會提交備案申請之前就已將資產管理計劃托管賬戶資金投向信托計劃或通過事務管理類信托計劃打向融資方;D集合資產管理計劃等2只資產管理計劃在向我會提交備案申請之后但未取得資產管理計劃備案證明之前已經開始投資運作。此外,A資管計劃第二、三期已到期份額發生違約后,在發生對投資者利益產生重大影響的風險事件并被互聯網媒體報道之后,和合資管作為資產管理計劃管理人,未在規定時間內向我會報告。上述情形違反了《管理規則》第十六條、第五十條,《關于期貨公司資產管理計劃備案相關事項的通知》(以下簡稱《備案通知》)第六條、第七條的規定。

以上事實由我會在調查過程中發現并確認,中國證監會也通報了對和合資管的有關檢查情況,證據充分,足以認定。

二、事先告知

我會自律監察委員會組成審理小組,對和合資管存在的違法違規情形進行了審核,經會長辦公會同意,根據《備案通知》第九條、《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紀律處分實施辦法(試行)》(以下簡稱《紀律處分實施辦法(試行)》)第五條的規定,擬作出暫停受理備案的紀律處分措施,同時在有關存量資產管理計劃的風險處置完成前,不予恢復和合資管資產管理計劃備案。

三、申辯意見

和合資管提出以下申辯意見,要求減輕紀律處分:

(一)關于“違反投資范圍”的申辯意見

1.A資管計劃等228資產管理計劃投向集合資金信托計劃,投資范圍并未超過監管規定。

2.上述資產管理計劃已通過備案并取得備案函。

3.行業中期貨公司及資管子公司均通過此模式開展業務。和合資管是向其他同行業公司學習探討后,沿襲著行業慣例逐步開展業務。

4.A資管計劃等資產管理計劃違反了《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第二十二條規定,但應當按照“新老劃斷”的原則予以處理,不能溯及既往。

(二)關于“違反規定公開募集”的申辯意見

1.公司在代銷協議中明令禁止“公開宣傳”,不排除有市場機構為了擴大影響力選擇市場上認可度較高的產品進行虛假宣傳,實際并無業務合作。

2.和合資管與信息發布者進行了多次溝通交涉。在交涉未果的情況下,委托天津路亞律師事務所就該事項向此類信息發布者發送了律師函。

(三)關于“違規制定‘承諾最低收益’條款”的申辯意見

1.資產管理合同和《風險揭示書》均向投資者明確告知了可能會發生的風險情形。

2.在向協會提交的業績比較基準測算依據說明中提到了,業績比較基準只是資管計劃想要達到的目標但最后能否達到取決于管理人的管理能力,業績比較基準僅作為參考,不是管理人對本金不受損失或者保證最低收益的承諾。

3.和合資管收集到的其他同類公司在資產管理合同中也包含了業績比較基準等字樣,該描述為行業慣例。

(四)關于“信息披露不充分”的申辯意見

1.公司向投資者及時發送了有關資管計劃的逾期公告。

2.由于C公司為A股上市公司,在上市公司披露可能對上市公司證券及其衍生品種交易價格產生較大影響的重大事件前,公司不能主動對外發布C公司未披露信息。

(五)關于“公司治理和內部控制缺失”的申辯意見

和合資管認為,其存在的內部控制和公司治理方面的問題由中國證監會期貨部組織的現場檢查發現,中國證監會對和合期貨下達了責令改正的監管措施。和合資管于2018年2月底完成整改并接受了整改情況的檢查。我會不適宜就同一事件進行多次處罰。

(六)關于“未經備案就開始投資運作”的申辯意見

1.《試點辦法》、《管理規則》和《私募投資基金監督管理暫行辦法》等監管規定并未明確表明資產管理計劃需備案成功后方可投資運作。

2.由于取得備案函的周期較長,為保障投資者的利益,充分考慮投資者的資金成本,和合資管在備案過程就進行了投資運作。

3.若備案未能順利通過,和合資管也會與投資者簽署補充協議或其他方式解決備案問題。

(七)關于紀律處分過重的申辯意見

和合資管認為,協會擬作出的暫停備案的紀律處分決定不利于現有風險的處置,還可能引發投資人恐慌,強行終止與融資主體的合作將產生法律糾紛,會引起極大的不良反應,懇請減輕紀律處分措施。

四、復核意見

自律監察委員會組建了復核小組,對和合資管的違規事實和申辯材料進行了復核。復核小組認為,和合資管的違規事實清晰,和合資管的申辯意見不能成立。從申辯意見看,和合資管對法律法規和自律規則缺乏基本的學習,合規意識淡薄,自稱其錯誤具有行業普遍性。為了發揮本案對期貨公司資產管理子公司加強合規意識、規范從事資產管理業務的警示教育作用,我會對和合資管的申辯意見逐條逐項予以說明:

(一)關于“違反投資范圍”的復核意見

1.第一,A資管計劃投向的B信托計劃只有和合資管一個委托人,不符合《信托公司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管理辦法》關于集合資金信托計劃應當有“兩個以上(含兩個)委托人”的定義。第二,A資管計劃的資產管理合同以及B信托計劃合同均約定,資金用于向C公司發放信托貸款。B信托計劃合同的相關條款也表明,和合資管實際負責信托計劃資金的投資管理。因此,無論從形式上,還是從實質上,A資管計劃等資產管理計劃都違反了《試點辦法》和《管理規則》規定的投資范圍。

2.我會在2015年的紀律處分決定書(中基協處分[2015]3號)就指出,通過備案并不代表我會對資產管理計劃作出了合規性認可。2016年10月發布的《證券期貨經營機構私募資產管理計劃備案管理規范第1號——備案核查與自律管理》也明確規定,接受備案不代表我會對資產管理計劃的合規性做出保證和判斷。和合資管以通過備案為由進行申辯,說明其對自律規則和紀律處分情況缺乏學習和了解。

3.和合資管反映其他公司存在類似行為,甚至有關行為已經成為行業慣例,不僅不能構成和合資管相關行為不予紀律處分的理由,反而說明本案對相關機構糾正錯誤認識、堅守合規底線具有示范性作用。對于和合資管反映的其他機構情況,我會將作為線索核查處理。

4.如上所述,A資管計劃等資產管理計劃不僅不符合《指導意見》,而且違反了《試點辦法》和《管理規則》等已有的法律法規和自律規則,不存在我會用《指導意見》溯及既往的問題。

(二)關于“違反規定公開募集”的復核意見

1.和合資管承認有關資產管理計劃的信息通過互聯網、微信、博客等載體公開散布傳播。即便和合資管與發布信息的機構沒有業務合作,但相關信息的散布傳播已經起到了公開宣傳的客觀效果。和合資管作為資產管理人,不能消極地依賴銷售機構來確保募集行為符合規定,必須采取積極措施遵守非公開募集的規定。

2.根據和合資管提供的資料,其與天津路亞律師事務所于2016年12月30日簽訂《常年法律顧問合同》。天津路亞律師事務所于2017年1月13日向壹財富上海總部、上海小虎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分別發送了律師函。在未得到相關機構回復的情況下,和合資管以及天津路亞律師事務所未采取進一步措施。2018年3月,和合資管受到監管部門的檢查后,向天津路亞律師事務所支付了7.5萬元的法律顧問服務費。天津路亞律師事務所成立于2016年10月,共有4名注冊律師。即便和合資管委托天津路亞律師事務所采取上述法律措施的行動真實存在,也足以說明和合資管在選聘常年法律顧問方面缺乏嚴格的標準和程序,而且在2017年1月13日所采取的相關措施不夠得力且未能奏效后,和合資管一直未能履行應盡的職責,對信息公開傳播的情況聽之任之,也未將有關情況向我會報告。

(三)關于“違規制定‘承諾最低收益’條款”的復核意見

1.資產管理合同和《風險揭示書》向投資者提示風險的內容,并未使我會認定的相關違規約定收益條款失去法律效力。違規約定收益的相關條款使得資產管理合同的法律關系偏離了資產管理業務應當遵循的信托法律關系,容易使投資者產生“剛性兌付”預期,從而滋生金融風險和法律糾紛。從我會收到的投資者對A資管計劃的投訴情況看,相關投資者并未如和合資管所述已充分認識并愿意承擔有關投資風險。

2.業績比較基準是用于衡量資產管理人投資能力的指標。A資管計劃等資產管理計劃違反投資范圍規定,從事信托貸款業務,投資行業通用的業績比較基準概念無法適用。從A資管計劃的合同條款看,“業績比較基準”在該合同中的實際意義完全不符合投資行業的通用概念,具有使投資者形成“承諾最低收益”預期的客觀效果。

3.和合資管提出的“行業慣例”不僅不是我會的執紀依據,反而是我會需要糾正的“陋習”。我會發現其他公司出現違反相關規定的類似情況,也將依法依紀予以處理。

(四)關于“信息披露不充分”的復核意見

1.和合資管在A資管計劃發生違約的情形下所發布的相關逾期公告與我會認定的定期報告和臨時報告信息披露不充分沒有關系,也無法彌補之前信息披露不充分給投資者帶來的影響。

2.根據有關法律法規和A資管計劃的資產管理合同,和合資管負有及時向A資管計劃的委托人報告資產管理計劃的重大情況的義務,而且相關報告限定在委托人范圍內,不是公開信息披露。和合資管不是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義務人,不適用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有關規定,沒有資格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規定作為申辯理由。如果和合資管認為需要向委托人報告的事項涉及內幕信息,則應當按規定登記為內幕信息知情人。

(五)關于“公司治理和內部控制缺失”的復核意見

“一事不再罰”的原則是《行政處罰法》的有關要求。我會是全國性的社會團體和行業自律組織,對和合資管的紀律處分與監管部門的行政監管措施分屬不同領域,不是同一部門的“一事再罰”。國家法律高于行業紀律,行業紀律嚴于國家法律。根據中國證監會認定的違法事實,我會可以依法依紀予以紀律處分,行政監管與行業自律并行不悖。

(六)關于“未經備案就開始投資運作”的復核意見

1.A資管計劃資產管理計劃合同明確約定,“在資產管理計劃初始銷售行為結束前,任何人不得動用……自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出具備案確認函之日起,資產管理計劃備案手續辦理完畢,資產管理合同生效”。因此,我會未出具備案函之前,資產管理合同尚未生效。和合資管在合同未生效的情況下就開始投資運作,顯然嚴重違反了相關法律法規和自律規則。我會公布有關情況并對和合資管予以紀律處分,還可以作為委托人要求和合資管承擔民事責任的依據,有利于維護投資者合法權益。

2.在資產管理合同尚未生效的情況下,和合資管擅自對外投資運作,不論出于何種目的,都不能改變其行為本身的性質。

3.若最終未能通過我會備案,資產管理合同未能生效,和合資管行為的違法違紀后果將更加嚴重。和合資管所辯稱的“補充協議或者其他方式”不僅改變不了已發生行為的定性,而且暴露了和合資管缺乏合規意識,在業務開展過程中心存僥幸,嚴重違背了《基金法》和《試點辦法》規定的“謹慎勤勉”義務。

(七)關于紀律處分過重的復核意見

我會根據中國證監會的指導和要求,對和合資管新設立資產管理計劃采取暫停備案的紀律處分措施,目的就是要求和合資管專心做好現有資產管理計劃的處置工作。在整改未完成前,和合資管貿然開展新的業務,只能重蹈覆轍,形成更大的風險。從和合資管在我會備案的資產管理合同看,暫停備案措施不影響現有業務,不存在單方面終止融資合同的問題,除非和合資管存在備案合同與實際合同不一致,或有其他融資合同未備案的情況。

綜合本案的審理和復核情況,我會認為,和合資管作為期貨公司的資產管理子公司,偏離了期貨公司的主業,偏離了資產管理業務的本源,以資產管理業務為名從事信托貸款業務,名實不副,難以用資產管理業務的規范予以約束和防范風險,必然違反法律法規并最終形成風險。而且,從申辯意見看,和合資管缺乏對自身行為的正確認知,缺少對資產管理業務的法律法規和自律規則的必要了解,缺失合規意識和謹慎勤勉等基本的執業素質,有必要增加對和合資管主要負責人和合規負責人予以紀律處分,從而觸動和合資管深刻反省,徹底整改。

五、處分決定

鑒于以上基本事實、情節和審理復核情況,根據《紀律處分實施辦法(試行)》第五條、第六條,我會決定:

一、對和合資管的法定代表人袁錦瀅、總經理蔣毅堯、合規負責人郭寒冰予以公開譴責。

二、自2018年7月6日起暫停受理和合資管資產管理計劃備案。

暫停備案期間,和合資管應當妥善處置現有業務風險,對照紀律處分決定書進行全面和徹底的整改,回歸資產管理業務本源,回歸期貨公司主業,建立健全公司治理、內部控制和風險防范機制,加強合規教育和培訓。在有關整改完成前,不予恢復和合資管資產管理計劃備案。

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

二〇一八年七月十一日


乐客彩彩票 宁安市 | 武穴市 | 且末县 | 开平市 | 洪雅县 | 罗田县 | 连南 | 方山县 | 金塔县 | 常熟市 | 新野县 | 金沙县 | 嵩明县 | 西盟 | 泰和县 | 玉环县 | 盖州市 | 临汾市 | 遵化市 | 延边 | 彰化市 | 陆丰市 | 佳木斯市 | 新郑市 | 保德县 | 凤凰县 | 镇巴县 | 绥滨县 | 泸西县 | 杂多县 | 哈密市 | 宁夏 | 息烽县 | 读书 | 洞口县 | 开封市 | 宜春市 | 沛县 | 抚州市 | 梨树县 | 元朗区 | 信丰县 | 亚东县 | 平远县 | 石河子市 | 吉木乃县 | 平顺县 | 苍山县 | 石门县 | 千阳县 | 西藏 | 武穴市 | 曲水县 | 华阴市 | 兴文县 | 和平县 | 金坛市 | 称多县 | 永丰县 | 靖远县 | 肇庆市 | 昌黎县 | 隆回县 | 乌鲁木齐县 | 武隆县 | 且末县 | 巴林右旗 | 朝阳县 | 石首市 | 茶陵县 | 民县 | 澳门 | 青岛市 | 虞城县 | 蕉岭县 | 繁昌县 | 海安县 | 绥滨县 | 神木县 | 东至县 | 泽库县 | 柳河县 | 荆门市 | 治多县 | 乌拉特后旗 | 弥勒县 | 平凉市 | 临洮县 | 沾益县 | 元谋县 | 博罗县 | 威海市 | 延寿县 | 张家口市 | 宜州市 | 进贤县 | 库尔勒市 | 漠河县 | 托里县 | 兴国县 | 盈江县 | 昌图县 | 南丹县 | 山阳县 | 伊通 | 九龙坡区 | 邻水 | 贵州省 | 运城市 | 阳谷县 | 越西县 | 垫江县 | 永平县 | 凌云县 | 鸡泽县 | 兴隆县 | 扶余县 | 恭城 | 石楼县 | 葵青区 | 威信县 | 金乡县 | 隆化县 | 双柏县 | 太谷县 | 大埔县 | 陈巴尔虎旗 | 麟游县 | 阿勒泰市 | 眉山市 | 临颍县 | 宁津县 | 信丰县 | 宣武区 | 英吉沙县 | 嘉祥县 | 读书 | 漳浦县 | 马关县 | 黄山市 | 思茅市 | 手游 | 台北县 | 黄浦区 | 江门市 | 巴塘县 | 潞西市 | 仲巴县 | 台江县 | 谢通门县 | 临湘市 | 驻马店市 | 彰化县 | 枝江市 | 云林县 | 枝江市 | 清苑县 | 惠州市 | 恭城 | 城步 | 平安县 | 霍林郭勒市 | 来凤县 | 巴南区 | 大埔区 | 黄骅市 | 吉安县 | 安远县 | 泰顺县 | 彭山县 | 九龙坡区 | 资兴市 | 宁化县 | 三河市 | 防城港市 | 安义县 | 建德市 | 瓦房店市 | 三亚市 | 长兴县 | 永德县 | 宝坻区 | 江源县 | 许昌市 | 富顺县 | 札达县 | 定州市 | 溧阳市 | 仙游县 | 闽侯县 | 调兵山市 | 清水河县 | 疏勒县 | 叙永县 | 海林市 | 子长县 | 新竹市 | 临清市 | 阿勒泰市 | 宁海县 | 黄平县 | 海宁市 | 项城市 | 泰来县 | 兴海县 | 安平县 | 行唐县 | 格尔木市 | 黎平县 | 柳江县 | 丰城市 | 康保县 | 麻栗坡县 | 德庆县 | 阳高县 | 石泉县 | 阿坝 | 泰宁县 | 峨边 | 东城区 | 卫辉市 | 江津市 | 剑阁县 | 渭南市 | 车致 | 华池县 | 延安市 | 上林县 | 鄂州市 | 平和县 | 平度市 | 辽中县 | 高陵县 | 吉水县 | 洛川县 | 社旗县 | 苏尼特右旗 | 嘉兴市 | 稻城县 | 达尔 | 榕江县 | 南开区 | 河池市 | 上虞市 | 吐鲁番市 | 怀安县 | 泾阳县 | 兴城市 | 铁岭县 | 治多县 | 安远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