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象生活被指涉嫌傳銷:擁有直銷牌照比花生日記更賺錢

遠離傳銷 守護幸福
 
近年來雖然政府加大了打擊傳銷力度,但傳銷經濟邪教在目前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實體經濟遭受嚴重沖擊的情況下,異地拉人頭傳銷猖獗,傳統傳銷轉戰互聯網,龐氏騙局、非法集資與傳銷手段交織,涉及地域廣、人員多、危害大。反傳銷是一項長期而艱巨的任務,希望大家攜手狙擊傳銷邪教的瘋狂蔓延!
 
 
如果有人跟你分享月入上萬,免費注冊,推廣還能賺傭金等,許多人看到如此宣傳標語都會怦然心動,然而如此好事會不會真的實現呢?
 
據了解,熱鬧的社交電商去年就站在了風口上,種類繁多。依賴淘寶生態圈的有一淘、蜜源、紅人裝、云集、好券、好省、美逛、賺生活、粉象生活等,他們均通過“阿里媽媽”的數據接口,以“淘寶客”形式分享各家店鋪的優惠鏈接,客戶領券后跳轉到淘寶或天貓購買,即完成為各家店鋪的導流。
 
然而此類社交平臺野蠻生長、層級不清,導致良莠不齊,也頻頻遭到涉嫌傳銷爭議與質疑,例如今年3月,因為涉嫌傳銷被監管部門罰款7456萬元的花生日記成為焦點,但是花生日記只是社交電商大軍中的其中一家,這其中還包括備受推崇的粉象生活。
 
比花生日記更賺錢的模式
 
據粉象生活公開宣稱自身是近10億網民都能用的“綜合性導購優惠返傭創業平臺”,有了它,現在在淘寶、天貓、京東、拼多多,飛豬等幾乎你能叫上名字的,輻射吃、喝、玩、樂、購等全領域的知名電商平臺上購物,你的身份不再是一個單純的消費者。
 
據天眼查顯示,粉象生活是由杭州粉象家科技有限公司開發的一款電子商務平臺商品智能導購APP,李紅星是執行董事兼總經理,而這位李紅星對外宣傳是“幫著馬云一起打江山,打拼出如今一個強大的阿里體系”。本網在互聯網上也看到不少李紅星與馬云在一起的合影。
 
本網發現在不少推廣粉象生活的網文中提到月薪3萬等誘人的數字以及截圖,甚至有不少網友發文分享自己加盟粉象生活之后的“有錢”生活。
 
那么,粉象生活如何賺錢呢?據一位代理商表示,粉象生活級別共有三個,分別是普通會員、VIP會員以及合伙人,普通會員只能自購省錢;VIP會員需要付費68元/月,會有分享返傭和管理津貼;合伙人需要發展20個VIP會員升級合伙人,對應的分享返傭和管理津貼比例越高。
 
該代理商分享一則粉象生活VIP優勢的微信鏈接文,該鏈接中拿粉象生活跟花生日記作對比,花生日記超級會員自購傭金是40%,然后是享受下級傭金的20%,而粉象普通會員自購返傭是51%,下級購買,返傭10%。
 
據粉象生活相關宣傳推廣顯示,花生日記如果一年自購可以省2000元,那么粉象生活一年的VIP可以省(2000/0.4*0.82=4100元),再考慮邀請朋友的情況下,花生日記邀請一年能獲得1500元傭金,那么粉象一年的VIP可以獲得邀請傭金(1500/0.2/0.4*0.31=5812.5元),那么花生日記一年可以不花一分錢得到:2000+1500=3500元,粉象VIP需要交12個月得到的收益:4100+5812.5-12*68=9096.5元。除了返傭高收益,粉象生活VIP是所有平臺里面能最快享受無限級別返傭獎勵。
 
除了返傭比花生日記高,更是對外宣傳更是安全合法的,據粉象生活公開宣傳,公司成立早期就已經和吉林東升偉業生物工程集團達成戰略合作關系,也就是說粉象生活是有“直銷牌照”的。
 
粉象生活難逃涉傳嫌疑
 
據網友宋女士表示:“為什么每個人說話都要帶自己的邀請碼,變相發展下線,這種APP里面的優惠券賣的都是山寨牌子的東西,而且不注冊就領不了券,問題來了,看似注冊挺簡單是吧,然而注冊是需要所謂邀請碼的。然后這個所謂的推廣獎勵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呢,只有充錢才能升級成“代理”,A發展B,B發展C,C發展D,當D充錢成代理的時候,ABC逐級分錢,典型的傳銷模式。不要想著能靠這個賺錢,看水軍這么積極的說的天花亂墜的同時還不忘把你變成下線,就知道這是個騙局了。”
 
而據相關辦案人員表示,當消費者在懷疑社交電商是否涉嫌傳銷時,也可以通過以下幾個判斷標準來辨別:是否需要交納或變相交納入門費;是否分層級,直接或間接發展下線;是否根據下線獲利,上線從直接或間接發展的下線的人員數量或銷售業績中計提報酬或“返傭”。
 
相關人士表示,粉象生活拿自身與花生日記做對比,顯然拼的不是產品銷售而是返傭收益的高低來吸引消費者。從《禁止傳銷條例》第7條規定來講,粉象生活ViP需要交納68元的入門費;合伙人需要發展20個VIP,存在拉人頭的嫌疑;發展人數越多,分享返傭和管理津貼比例越高,涉嫌團隊計酬。因此,粉象生活很難洗脫涉嫌傳銷的質疑。
 
總而言之,許多社交電商宣稱,成為其代理是完全免費、無門檻的。但是,絕大部分社交電商代理需要按照商家規定的價位購買相關的商品才能獲取資格,實際上代理并不是免費的,這就構成了變相的“收取入門費”。其次,普通的銷售代理以其銷售產品的數量計酬,而社交電商代理賺取的是產品的差價,社交電商經營中制造商與終端消費者之間存在層層中間商,上級中間商在直接提供商品或服務的同時也通過發展下級中間商賺取商品或服務的拿貨差價。在“計酬方式”上存在直接或間接以發展人員的銷售業績為依據的情況。

乐客彩彩票 得荣县 | 蒲城县 | 泾源县 | 通辽市 | 湄潭县 | 田阳县 | 云霄县 | 吴江市 | 米易县 | 民县 | 甘德县 | 日照市 | 河北省 | 南华县 | 安庆市 | 惠水县 | 阜新市 | 浙江省 | 江门市 | 汕尾市 | 平凉市 | 墨江 | 桂阳县 | 麟游县 | 台南市 | 青海省 | 桓台县 | 尼勒克县 | 泗水县 | 呼和浩特市 | 社会 | 绩溪县 | 广西 | 荔浦县 | 新源县 | 延边 | 绥宁县 | 洪江市 | 远安县 | 晋宁县 | 民乐县 | 高要市 | 建德市 | 康马县 | 福建省 | 宣威市 | 永丰县 | 大安市 | 崇信县 | 北票市 | 福鼎市 | 隆回县 | 景泰县 | 莆田市 | 永定县 | 水富县 | 伽师县 | 达孜县 | 开阳县 | 民乐县 | 独山县 | 潮州市 | 北票市 | 万州区 | 长岛县 | 黔南 | 托里县 | 长垣县 | 乌恰县 | 苍南县 | 卢氏县 | 易门县 | 乳源 | 高要市 | 固阳县 | 北宁市 | 南康市 | 邵阳县 | 黑山县 | 玛沁县 | 夏邑县 | 丰台区 | 皮山县 | 将乐县 | 旬邑县 | 黑龙江省 | 新郑市 | 郁南县 | 镇雄县 | 景泰县 | 呼玛县 | 南平市 | 延津县 | 惠安县 | 汤原县 | 青冈县 | 航空 | 雅安市 | 安化县 | 嘉定区 | 舟曲县 | 威海市 | 永寿县 | 南通市 | 沅陵县 | 金沙县 | 山东省 | 名山县 | 清原 | 阳西县 | 专栏 | 铅山县 | 潮州市 | 涡阳县 | 寿阳县 | 临夏县 | 沅陵县 | 迁西县 | 徐闻县 | 平陆县 | 南部县 | 喀喇沁旗 | 大竹县 | 商城县 | 时尚 | 武强县 | 雅安市 | 新源县 | 高台县 | 来宾市 | 常德市 | 墨玉县 | 安泽县 | 永济市 | 梅河口市 | 永泰县 | 平潭县 | 河间市 | 拜城县 | 永靖县 | 景洪市 | 嘉善县 | 石城县 | 永吉县 | 论坛 | 敦化市 | 通州区 | 沁源县 | 广宁县 | 孝感市 | 沁源县 | 益阳市 | 延庆县 | 封丘县 | 丽江市 | 舒城县 | 中方县 | 潼关县 | 延边 | 岳阳市 | 焦作市 | 永胜县 | 常宁市 | 通河县 | 达尔 | 沂南县 | 绥化市 | 崇信县 | 丰城市 | 崇信县 | 陈巴尔虎旗 | 多伦县 | 诏安县 | 浠水县 | 巴南区 | 定兴县 | 宝兴县 | 加查县 | 合江县 | 湘阴县 | 涞源县 | 西城区 | 安宁市 | 双江 | 潢川县 | 莒南县 | 霍城县 | 东丰县 | 南丹县 | 新野县 | 肃南 | 甘洛县 | 东丰县 | 全南县 | 汶川县 | 黄陵县 | 达孜县 | 阿巴嘎旗 | 龙海市 | 长兴县 | 潜山县 | 沂源县 | 霍州市 | 屯昌县 | 聊城市 | 北票市 | 台江县 | 会昌县 | 巴中市 | 康平县 | 台山市 | 左贡县 | 赞皇县 | 西盟 | 洛南县 | 平顺县 | 射阳县 | 安庆市 | 潼关县 | 茌平县 | 昔阳县 | 湄潭县 | 临猗县 | 河南省 | 芮城县 | 东兰县 | 金川县 | 黎城县 | 泸州市 | 米脂县 | 乌海市 | 涡阳县 | 浙江省 | 定远县 | 乡宁县 | 旬邑县 | 邛崃市 | 永泰县 | 汉阴县 | 安阳市 | 通州区 | 社旗县 | 潼南县 | 塔河县 | 开封市 | 广东省 | 桂林市 | 大理市 | 江川县 | 泽库县 | 广东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