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麥吉麗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與北京郝氏基業科技開發中心買賣合同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

關聯公司:
湖北省麥吉麗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北京郝氏基業科技開發中心
關聯律所:
湖北中和信律師事務所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 第60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 第111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2012修正) 第144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2012修正) 第253條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 第90條
 

湖北省武漢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5)鄂武經開民初字第01902號
 
原告:湖北省麥吉麗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民主路786號華銀大廈7層8號。
法定代表人:郭苗,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周正,該公司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孔海燕,湖北中和信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北京郝氏基業科技開發中心,住所地北京市平谷區峪口鎮云峰寺村南2號。
法定代表人:郝長義。
原告湖北省麥吉麗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麥吉麗公司)訴被告北京郝氏基業科技開發中心(以下簡稱郝氏中心)買賣合同糾紛一案,本院于2015年7月23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審判員朱曉勤適用簡易程序于2015年10月14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根據案件審理需要,本案轉為普通程序審理,由審判員朱曉勤擔任審判長,和人民陪審員宋良偉、人民陪審員張啟勝組成合議庭,于2015年12月1日再次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麥吉麗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周正、孔海燕到庭參加訴訟,被告郝氏中心經本院合法傳喚,兩次庭審均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麥吉麗公司訴稱:原告麥吉麗公司系從事化妝品研發、批發兼零售的企業,被告郝氏中心系生產發用類、護膚類化妝品等的企業。原、被告自2014年下半年始通過微信達成“膠原素”原料的購銷協議。原告麥吉麗公司通過微信平臺向被告郝氏中心下單,并通過支付寶轉賬,被告郝氏中心通過物流發貨至武漢。現被告郝氏中心提供的原料色差明顯,質量不穩定,嚴重影響原告麥吉麗公司的產品質量。被告郝氏中心在原料被檢查過程中不認可系其生產,給原告麥吉麗公司造成巨大商業風險,其不誠信經營及產品質量問題導致合同無法繼續履行,雙方均同意解除合同。原告麥吉麗公司提出對未使用的原料退貨退款,但被告郝氏中心不予回話。故原告麥吉麗公司訴請法院判令:1、確認原、被告解除購銷合同的效力;2、被告郝氏中心向原告麥吉麗公司退還退貨部分的貨款人民幣22,880元;3、本案訴訟費用由被告承擔。
原告麥吉麗公司為支持其訴訟請求,向本院提交如下證據:
證據一:支付寶交易記錄明細查詢;
證據二:物流憑證及票據、支出證明單;
證據三:微信對話記錄;
證據一至證據三證明原、被告之間成立購銷合同關系,且雙方已達成解除合同的意思表示;
證據四:微信記錄,證明原告麥吉麗公司從被告郝氏中心所購產品原料每公斤人民幣480元;
證據五:微信截圖,證明原告麥吉麗公司所提供的微信聊天的相對方身份是被告郝氏中心的上海辦事處員工李紅,經核實,沒有被告郝氏中心的上海辦事處工商登記信息,在李紅的朋友圈微信截圖內可以顯示上海辦事處的聯系電話及涉及到被告郝氏中心產品的宣傳資料;
證據:包裝瓶的實物照片,證據包裝瓶的規格及容量,每瓶容量為35ml。
被告郝氏中心未到庭但書面辯稱:被告郝氏中心從未與原告麥吉麗簽訂過“膠原素”購銷協議,原告麥吉麗公司也從未向被告郝氏中心支付過貨款。雙方未發生業務往來,不存在解除合同和退還貨款的事實基礎。被告郝氏中心曾與郭苗個人發生過業務往來,但雙方已貨款兩清,郭苗也從未向被告郝氏中心反映要求退貨事宜,原告麥吉麗公司并非買賣合同當事人,其訴訟主體不適格。且不論原告麥吉麗公司的主體資格,合同現已全面履行完畢,未有任一方提出過解除合同,原告麥吉麗公司主張確認解除購銷合同效力無事實和法律依據。原告麥吉麗公司未提供雙方認可的第三方鑒定機構出具的鑒定意見,也不能證明所謂不合格產品為被告郝氏中心供應。原告麥吉麗公司已將產品進行加工并分裝,因銷售問題誣陷產品有質量問題,缺乏誠信。被告郝氏中心請求法院駁回原告麥吉麗的訴訟請求。
被告郝氏中心未提交證據。
經庭審質證,原告麥吉麗公司提交的全部證據,均符合證據的形式要件和實質要件,本院予以確認。
經審理查明:原告麥吉麗公司的經營范圍包括從事化妝品及衛生用品(不含危化品)研發、批發兼零售,郭苗系其法定代表人。被告郝氏中心的經營范圍包括從事生產發用類、護膚類化妝品(該項衛生許可證有效期至2015年11月10日)等,郝長義系其法定代表人。2014年下半年起,郭苗以原告麥吉麗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身份與被告郝氏中心上海辦事處商洽后,雙方建立購銷業務關系。雙方的交易慣例為:原告麥吉麗公司的工作人員先通過微信下單購買被告郝氏中心生產的化妝品“膠原素”原料,再以原告麥吉麗公司法定代表人郭苗的支付寶賬戶向被告郝氏中心法定代表人郝長義或其他工作人員的賬戶付款,被告郝氏中心通過物流公司向原告麥吉麗公司發貨。原告麥吉麗公司將從被告郝氏中心購買的“膠原素”原料分瓶罐裝后,再對外銷售。2015年6月,原告麥吉麗公司因罐裝銷售的上述化妝品出現變質現象,即通過微信與被告郝氏中心的工作人員聯系退貨退款事宜。2015年6月29日,原告麥吉麗公司在微信中確認被客戶退貨的化妝品共1144瓶。2015年6月30日,被告郝氏中心的工作人員微信回復:“要不你讓他們把客戶退回來的那些貨發到我們工廠吧,工廠罐裝好新料后再發給你們”。原告麥吉麗公司不同意由被告郝氏中心重新罐裝,并堅持要求退款。此后,被告郝氏中心的工作人員通過微信要求原告麥吉麗公司郵寄出現問題的化妝品樣品,原告麥吉麗公司郵寄問題樣品后,被告郝氏中心的工作人員于2015年8月6日微信回復稱“快遞送過來太熱了,產品熱得聞不怎么出來”,“顏色是深了一點,但是寄過來的剛好味道是沒問題的”。2015年8月24日,被告郝氏中心工作人員微信原告麥吉麗公司的工作人員稱:“你近期跟我反饋的產品問題能不能麻煩整理成含文字和圖片的資料發給我一下啊,這樣我發給工廠,他們好開會討論具體的解決方案”等內容。此后,雙方協商無果,原告麥吉麗公司遂訴至本院,請求依訴予判。
另查明:原告麥吉麗公司從被告郝氏中心所購產品原料每公斤人民幣480元,原告麥吉麗公司罐裝的包裝瓶每瓶容量為35ml。本案審理過程中,因考慮到涉案出現問題的化妝品存在原料生產和罐裝分瓶等不同環節,基于被告郝氏中心提出的答辯意見,為分清質量問題成因,本院擬對涉案的化妝品進行質量鑒定。2016年1月11日,本院通知雙方當事人于2016年1月22日來院進行鑒定前的準備工作,即提供鑒定檢材、樣本,并對提供的檢材、樣本進行質證,同時確定鑒定內容、鑒定機構,并告知雙方當事人按時攜帶鑒定檢材及樣本參加,逾期未到依法承擔相應法律責任。原告麥吉麗公司于本院限定期限到庭,被告郝氏中心經本院合法傳喚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
本院認為:原告麥吉麗公司提交的付款憑證、送貨憑證、微信記錄等證據,已形成證據鎖鏈,足以證明原告麥吉麗公司與被告郝氏中心建立買賣合同關系。郭苗在本案買賣合同履行過程中的協商、付款等行為,均系代表原告麥吉麗公司履行職務的行為,原告麥吉麗公司作為本案原告主張權利,訴訟主體適格。被告郝氏中心作為買賣合同中的供貨方,應保證出售貨物的質量符合國家規定和行業標準。在原告麥吉麗公司向被告郝氏中心提出質量異議后,被告郝氏中心通過微信反饋的信息并未否認自身產品存在問題的可能,僅就后期處理采用換貨還是退貨方式與原告麥吉麗公司產生分歧。在本案成訴后,被告郝氏中心雖提出答辯意見,但未提供任何支持其抗辯理由的證據,且在本院已明確告知擬準備進行質量鑒定后仍拒絕配合法院提供鑒定檢材及樣本,由此導致涉案化妝品的質量鑒定無法進行,被告郝氏中心應承擔全部責任。據此,原告麥吉麗公司主張被告郝氏中心提供的化妝品原料存在質量問題,本院予以采信。原告麥吉麗公司要求確認雙方解除購銷合同效力的主張,因原告麥吉麗公司并未向被告郝氏中心明確提出解除合同的意思表示,且雙方對原告麥吉麗公司提出的退貨退款主張未能達成合意,故雙方的買賣合同實際未能解除,考慮到由于產品質量問題,買賣合同已實際無法履行,故本院判決予以解除。原告麥吉麗公司要求被告郝氏中心退還貨款的主張,本院予以支持。應退還的貨款,根據包裝瓶容量、原告麥吉麗公司確認的退貨瓶數及購買原料單價計算為人民幣19,220元(1144瓶÷(1000ml÷35ml/瓶)×480元/公斤〕,被告郝氏中心履行退款后,相應貨品應由原告麥吉麗公司返還被告郝氏中心。原告麥吉麗公司主張的退款金額超出本院認定部分,無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被告郝氏中心關于產品質量問題的抗辯理由,無證據證實,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六十條、第一百一十一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九十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四十四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解除原告湖北省麥吉麗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與被告北京郝氏基業科技開發中心之間的買賣合同;
二、被告北京郝氏基業科技開發中心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10日內向原告湖北省麥吉麗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退還貨款人民幣19,220元;
三、駁回原告湖北省麥吉麗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義務人未按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費人民幣372元,由原告湖北省麥吉麗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負擔人民幣91.50元,由被告北京郝氏基業科技開發中心負擔人民幣280.50元。因此款原告湖北省麥吉麗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已墊付,被告北京郝氏基業科技開發中心將其應付款項人民幣280.50元,連同上述判決款項一并付給原告湖北省麥吉麗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15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交副本,按照不服本院判決部分的上訴請求數額交納上訴費,上訴于湖北省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上訴費匯至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戶名:湖北省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賬戶:17×××67;開戶行:農行武漢市民航東路支行(行號:832886);上訴人在上訴期滿后七日內未預交上訴費的,按自動撤回上訴處理。
 

審 判 長  朱曉勤
人民陪審員  宋良偉
人民陪審員  張啟勝
二〇一六年三月二十四日
書 記 員  陳小雯

乐客彩彩票 秦安县 | 汝城县 | 旅游 | 砀山县 | 雅江县 | 沾益县 | 易门县 | 龙川县 | 松滋市 | 湖州市 | 丰原市 | 新丰县 | 北安市 | 神池县 | 通城县 | 那曲县 | 体育 | 涿鹿县 | 慈利县 | 松潘县 | 柯坪县 | 班戈县 | 台江县 | 三亚市 | 勐海县 | 肥城市 | 揭阳市 | 铁力市 | 库伦旗 | 琼海市 | 墨江 | 庄浪县 | 中牟县 | 西安市 | 长宁区 | 南通市 | 武汉市 | 桐梓县 | 昌都县 | 商洛市 | 瑞丽市 | 怀化市 | 明水县 | 娱乐 | 丹巴县 | 将乐县 | 永吉县 | 阿拉善左旗 | 高碑店市 | 胶州市 | 奈曼旗 | 大新县 | 江华 | 韶山市 | 边坝县 | 酉阳 | 寿光市 | 习水县 | 赫章县 | 乐山市 | 荣成市 | 长汀县 | 乌海市 | 福海县 | 资溪县 | 乌苏市 | 屏南县 | 伽师县 | 冀州市 | 扎兰屯市 | 普宁市 | 遵义市 | 宁陕县 | 英吉沙县 | 金阳县 | 射洪县 | 万年县 | 报价 | 会昌县 | 阳曲县 | 那坡县 | 肥东县 | 额尔古纳市 | 黑山县 | 拉孜县 | 宝清县 | 喜德县 | 台南市 | 琼中 | 虞城县 | 凤山县 | 岑溪市 | 仲巴县 | 孟州市 | 舟山市 | 镇沅 | 鄱阳县 | 宁武县 | 资阳市 | 平潭县 | 班玛县 | 阿巴嘎旗 | 微山县 | 乐都县 | 怀柔区 | 钟山县 | 台东县 | 隆化县 | 右玉县 | 宝山区 | 东丰县 | 云林县 | 普安县 | 深圳市 | 南充市 | 襄城县 | 阿荣旗 | 宜阳县 | 家居 | 财经 | 常山县 | 双柏县 | 竹北市 | 赞皇县 | 宝鸡市 | 米泉市 | 通榆县 | 黎川县 | 巨野县 | 江永县 | 公安县 | 昌邑市 | 恩施市 | 运城市 | 黔西县 | 文成县 | 揭西县 | 德钦县 | 涞源县 | 宣恩县 | 银川市 | 安康市 | 班玛县 | 台湾省 | 府谷县 | 麻栗坡县 | 南江县 | 乐昌市 | 东山县 | 阳原县 | 宾川县 | 兰溪市 | 六盘水市 | 崇明县 | 泾川县 | 兴化市 | 惠来县 | 蓬溪县 | 合阳县 | 宜兰市 | 油尖旺区 | 尼玛县 | 石嘴山市 | 新宾 | 剑阁县 | 色达县 | 祁门县 | 花莲县 | 浦县 | 买车 | 启东市 | 陕西省 | 龙江县 | 曲阜市 | 格尔木市 | 镇宁 | 房山区 | 西乌珠穆沁旗 | 大埔县 | 张北县 | 太谷县 | 桓仁 | 舞阳县 | 石城县 | 河北区 | 化州市 | 闸北区 | 彩票 | 东至县 | 西乡县 | 诏安县 | 峨眉山市 | 黄大仙区 | 东乌珠穆沁旗 | 威远县 | 敦煌市 | 麻阳 | 长宁县 | 彝良县 | 边坝县 | 潮安县 | 敦化市 | 磴口县 | 彭阳县 | 望城县 | 富裕县 | 兰州市 | 祁东县 | 甘洛县 | 竹北市 | 阿拉善左旗 | 玉树县 | 米脂县 | 关岭 | 祥云县 | 西贡区 | 剑川县 | 延津县 | 视频 | 保山市 | 湘乡市 | 南陵县 | 凯里市 | 黎川县 | 谢通门县 | 福州市 | 邵东县 | 从江县 | 中卫市 | 宝坻区 | 黄冈市 | 余庆县 | 花莲市 | 大姚县 | 道孚县 | 柘城县 | 长兴县 | 彭水 | 漳浦县 | 若羌县 | 遂昌县 | 河北区 | 崇阳县 | 错那县 | 呼和浩特市 | 普定县 | 清徐县 | 扬州市 | 昌乐县 | 大渡口区 | 威远县 |